•  

行业资讯

闭环管理中的深圳港引航员(三)

 姚广兴的愧疚

——忠孝难两全,姚广兴的愧疚

7月30日,是深圳港引航员姚广兴进入闭环管理的第8天。晚上他妻子打来电话,语气很慌张,说在老家汕头的岳父住院了,情况很不好,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,问他是否可以请假和她一同回汕头,恐怕这是见父亲的最后一面了。根据闭环管理规定,引航员在闭环管理期间必须两点一线,固定居住,不得去工作地点以外的地方。于是他向站里提出了提前进入离岗隔离程序的申请,单位领导批准了,他想着隔离期过后就能去看望他老丈人了。当晚,他辗转反侧,彻夜未眠。

次日7时,他再次接到妻子电话,得知他的岳父已经去世了。噩耗来得如此突然,令人猝不及防。尽管他已经申请了提前离岗,却还是赶不及。他说,当时恨不得和妻子一起立马赶往老家,引航员的职责却清醒地告诉他,他还在闭环隔离过程中,无法马上离开。

那时候,南京、扬州、郑州、荆门等地相继暴发聚集性疫情,本土确诊病例涉及10余个省份,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十分严峻。站领导得知姚广兴家里的情况,虽理解他归心似箭的心情,同情他的处境,但防疫措施必须严格执行,他还是得走完既定的隔离程序。

他事后回忆说,当他拿起手机答复妻子的那一瞬间,悲伤、无奈和愧疚像黄河决堤般汹涌而出,仿佛要把他淹没。平时老丈人对他以及他的小家庭颇为照顾和疼爱,婚后他当远洋船员的11年里,一年有近10个月在远洋船上工作,难以顾及家里,当时与外界的联系也不如现在方便顺畅,多亏了他岳父岳母时常替他照顾妻儿。而且按照老家的习俗,老人去世,至亲都是必须要出席的,更何况,“一个女婿半个儿”。老人家其他的女儿女婿、孙女外孙都从广州、深圳和福建等地赶回去了,就他无法出席,他感到无比内疚和遗憾。

他妻子本想和他一起自驾回汕头,那时只得让她娘俩乘高铁回去了。后来他给妻舅打了电话,说明了引航员职业的特殊性以及当前防疫政策,表达了他无法到场的歉意,获得了妻子娘家人的理解。

忠孝之道,难以两全。姚广兴没有怪谁,他知道自己、自己的领导和同事们都只是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。如果世界是一片海洋,他身上发生的事就是一滴水,落到海里不会激起任何浪花;但时代的一粒沙,落到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。他说:“在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高温天气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在船上爬上爬下,这不足以阻止我的步伐;脱水状态下几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这不足以打垮我的身体;连续高压作业和疫情防控压力,这不足以击溃我的精神;可是在闭环管理期间,无法照顾家人,无法为老人尽孝送终,却足以击中我的脆弱,让我饱受煎熬。”

姚广兴说,作为引航员,我们既接受了它光荣的一部分,势必也要接受它无可奈何的一部分。于公,我们坚守水上国门,尽职尽责不辱引航使命;我们严格遵守闭环管理规定,坚决杜绝境外疫情从引航环节输入。于私,作为丈夫,在妻子面临至亲永别的痛苦时,我无法在她身边拥抱她、安慰她,是我不称职;作为女婿,在平时疼爱我、关照我的老丈人离去之际,我却无法送他最后一程,是我不孝。待我结束隔离之后,我再去他坟前长跪,求他谅解。

但他好像没能取得自己的谅解,随后,参与闭环工作以来他所有的身体不适集中暴发了,他生病了,病来如山倒。生病的几天里,由于隔离的原因无法见其他人,各位站领导和分站长只能通过打电话来宽慰他,让他不要硬撑,身体不舒服该休息就休息,等结束隔离就可以回家了。他说,虽是一个人在隔离,却并不孤单,我的同事们都在与我一起并肩奋战,并肩前行。

自7月31日起,经过了5天隔离,4次核酸检测阴性后,姚广兴于8月5日结束隔离回家休养;8月24日,他将重新进入闭环管理,开启下一周期的引航工作。

每个家庭都有各自的难处,像引航员姚广兴一样无法及时顾及家里,这样的情况引航站还有很多。面对这样的处境,我们引航员依然选择履行引航职责,严格遵守闭环管理规定,守卫水上国门,这何尝不是一种更大程度上的“孝”呢。(深圳港引航站 张思蜜)